最帅气的傲罗.

大爱R.A.B.和小天狼星,GGAD,锤基,盾冬

抱歉占tag

求图 希望图能全一些高清一些 作者mst P站id39608107

请问有哪位小天使存了她画的黑兄弟和《哈利波特》?

希望有好心人存了她过去的图片 找了很久都找不到 只好贸然过来打扰大家了 作者P站现在设置了权限 仅好友可看 迫不得已来打扰大家 如果还有高清存图的话可以发给我吗 纯粹因为非常喜欢不会用于非法用途的

不高清也行!真的很喜欢她画的布莱克兄弟以及哈利波特!

Free!Timeless Medley预告 真遥天使预警!

av19152065 给没看过的小天使们(๑• . •๑)

图是太太的 万一侵权 所以开了保护 还望各位小天使理解

正文在最底 附MAD链接 如果有像真琴一样温柔有耐心的小天使们愿意看我说的废话了解大概信息就一并看看前面我的(疯狂脑残粉式)推荐吧|・ω・`)

@橘猫薄荷 抱歉 太太我不太清楚您的作品可不可以转载 如果侵权了我一定会第一时间删除的 如果真的侵了 在这里先为我的无礼向太太道歉

特别想推荐一下太太的这个手书MAD 怪我迟钝吧😂这是太太在前年大天使生日时发的生贺 前两天才刚刚找到😂肯定有好多小天使很早前就见过了吧 但是我已经陷在太太的作品里了 实在太棒了 想着可能有跟我一样之前没有见过的小天使 不希望你们错过 也是推荐的原因之一

BGM是Lily White的 明明只是你! 这是一首超级甜的歌 对于我们的真遥来说简直就是天造地设 嘻嘻 怪太太太会选歌了

MAD以遥为主视角 是遥暗恋真琴向~不得不说在不服气真琴长得比自己高 以及吃醋真琴和女孩子在一块 那两个地方太太真的把我们傲娇的遥公主画得好可爱(/ω\)害羞

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夸太太好了😭这个MAD是我见过的众多期中最爱最喜欢的了 没有之一 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表示对太太的喜爱与倾慕 只能选了推荐太太前年的作品这个笨笨的方法来表达对太太的支持

废话终于结束了 链接在此 去挺太太吧!
av7129263(B站)
ps:我们可爱的太太的微博名和lofter,B站用户名一致(然而单细胞的我仍旧找了好久才发现……)所以喜欢太太的小天使可以去关注用户 橘猫薄荷 哟 不过千万注意 一定不能进行骚扰式的关注 不要将自己的喜爱建立在太太的痛苦之上喔 希望各位一起萌真遥的小天使们喜欢太太和她的作品 感谢喜欢真遥的你们!

乔高/调酒师(R18前剧情)

@你家林汐源 😂😂😂来来来 小妹妹看过来😂😂😂

茶冷花凉:

乔高/调酒师(R18前剧情)
*开车预警
@魔道祖师全职高手宝井理人我包了! 的点文
*对于小天使组浓浓的罪恶感
*调酒师乔&大学生高
*可能有点OOC?
正文:
酒吧里,一个眉清目秀的男孩子趴在吧台上,什么都没干,就静静地趴着。不断的有各种男女来搭讪,可他也只是笑着推开。
站在他身边的,是这个酒吧头牌的调酒师——乔一帆。
“英杰,要喝点什么?”高英杰望着面前微笑着的一帆,竟有些出神,意识到自己的失礼,忙晃晃自己毛绒绒的脑袋,回答道:“嗯……威士忌吧!”
乔一帆也是一愣,随即又是笑笑,想掩盖住刚刚的愣神。英杰今天……怎么了?平时不都是喝果汁的吗,怎么今天喝酒了?
“嗯……一帆,今天我过生日,所以……”高英杰随便扯了个谎,笑笑接过乔一帆手里的酒,“谢谢。”
乔一帆自是看出来了他眼底的慌乱,但也没有戳穿,只是提醒他一句:“这酒挺烈,慢点喝。”
高英杰对于这突如其来的关心就是一怔,而乔一帆则是被他看的有些脸红,轻咳一声。
注意到乔一帆的变化,高英杰忙收回自己的视线,拿起酒杯轻轻抿了一小口。
“唔……”一朵朵红云悄悄爬上了他的脸颊。几口酒下肚,一种眩晕感便如约而至。
刚接待好客人的乔一帆立刻跑了过来,扶住头一点一点的高英杰。
“明明不会喝酒,还要在这里……”
“嗯……一帆……”高英杰已经喝醉了,浑身都是热热的,刚碰到凉凉的乔一帆就不肯撒手,“你身上……好凉快……”
乔一帆被他这么蹭来蹭去,自是起了反应。在心里暗骂一声自己混蛋,对于好朋友也会……脸上的微红顺着也爬上了耳朵。
“老板,先请个假,我送朋友回去!”
在门口叫了辆车,忙把自家媳妇儿(划掉)抱了进去。
“英杰乖,马上去酒店洗个澡再睡觉,好吗?”
可醉了酒的高英杰比平时粘人多了,一个劲儿的往乔一帆怀里钻。
乔一帆早早就起了反应,被这么对待更是承受不住,迅速抓住了小孩作乱的手,重重地喘起了气。
“嗯……一帆,我……我喜欢你!”
呃!乔一帆被这突如其来的表白弄的有些懵,愣是愣了半响。
“唔……一帆……你是不是……不要我了,嫌我恶心?……”高英杰见他沉默了,怕是他厌恶自己,借着酒劲就哭了出来。
“英杰,别哭啊……”
“那……我们还能继续做朋友吗?”
“英杰,我不想跟你做朋友了,”乔一帆把小孩的双手握在自己的手里,放在心口处,看着小孩似是又要哭出来的样子,忙说道:“我想做你男朋友啊!”
高英杰的眼泪又一次决堤。
虽然我是调酒师,但我愿意一辈子只为你调一杯果汁。
(前座的司机表示妈卖批哦⊙∀⊙)

又写了前剧情emmm
歇会儿再炖肉吧
一帆钟爱饮水机所以就设成调酒师啦
哇两个小天使真的好萌啊(捂心口
所以对于写R的那种罪恶感油然而生……
初次写乔高ooc请见谅!

〔乔高〕乔一帆X高英杰 新手上路!多多包涵!

唔这是我处女作 废话多 啰嗦 看着很难受 不会抓要点 而且口味奇特 冷门CP 看没人写乔高我只好自己奶自己一口了!别介意!文章比较长!我本来想试试开车的,但对于一帆英杰还是有罪恶感,所以……放弃了,下次吧!嗯 好吧我想可能不会有人看的 觉得那里不好可以提意见哦 我会努力改的 唉我是不是黄烦烦上身了……

注意!这不是高乔!是乔高!
OOC预警!小学生文笔预警!
一帆黑化英杰受化诱受预警!
嗯 我知道 接受不了的已经被刷走了 徒留看热闹的你……
也就是说……以上都OK?
Now let's go!→

        秋日宁静的午后,虫儿时不时叫两声。微草队员乔一帆独自坐在房间里上网喔,逛着贴吧。
        “身为男性,如果某天你突然拥有了软软的欧派(胸),你会?”嗯……他微微抿唇,无声地笑了笑:这不太可能……
        滚动着鼠标,一手撑头继续往下翻。
        “身为男性,如果某天你最好的朋友突然拥有了软软的欧派(胸),你会……”这……这是什么呀!乔一帆红着脸慌忙关掉了网页。最近老听别人说什么“你的名字”好像很火,就去吧里逛了逛,却看到这个“趣味测试”……什么嘛…这么敏感的话题,真的有趣吗?乔一帆摇了摇头。
       官方公众一致做出评定,他是个不折不扣的小天使。话虽如此,他是人间的天使,也要“食人间烟火”,也有七情六欲,这些羞臊的事当然懂得几分。更何况正是青春期的少年,对这种话题自然很敏感。
        问题不在于此。最好的朋友……他不置可否地想到了高英杰。英杰……如果英杰长出了软软的胸……啊啊啊!乔一帆把头摇得像拨浪鼓,拼命想把那念头逐出去。他偏过头,摸了摸红的有些发烫的脸,不敢直视旁边高英杰的床,以及房间里一切有关他的物品。乔一帆“啪”地一声合上了电脑,打算去卫生间洗把脸,清醒一下。
        已至深秋,一把冷水泼在脸上还真有点凉。但也仅仅就泼上去的那一瞬间,稍稍降了下脸上的温,水再凉,也抑制不住那强烈的心跳。望着镜中的自己:脸红得可以滴水,刘海遮住了秀气的眉毛,发梢上缀着水珠。乔一帆心烦意乱地揉了揉头发。太长了,该剪了,正好……出去冷静一下,也不用面对英杰……
        乔一帆掏出了手机,从通讯录中找出了“英杰”这个名字:“英杰,我出去理发,晚上你自己吃饭吧。早点睡,别等我了,我在外面有点事。”发完后长舒了一口气,关了机。
        一口气跑到街上,天色已晚,一看表,已经六点半了。秋天天黑得早,街上早已灯火阑珊。店铺的招牌不时变换着颜色,引得人想进店瞧瞧。
        此时的乔一帆却丝毫没有闲逛的心情,也无心理发。在街边兜了会儿,就在长椅上坐了下来。他并没有像平时那样规规矩矩地坐着,而是来了一个“葛优瘫”,两手肆无忌惮地张开着放在两侧,一个人就占了一整张长椅,腿也是很没规矩,笔直地向前伸着,低垂着头,过长的刘海遮住了双目,脸上常见的温和又谦卑的笑容也不见了。
        乔一帆此刻很烦躁,他有点弄不明白,自己对高英杰的感情了。他一直都把英杰当做最好的朋友,两人关系很好,但是不知从何时开始,他对高英杰的感情多了一些别的因素。不知从何时起,他开始比以前更频繁地关注英杰:他会在训练时偷偷撇向英杰,看他那投入的样子;他会在英杰看书时瞅向他,看他那认真的样子;他会在英杰吃饭时望着他,看他那嘟起嘴吃饭的可爱样子;就连高英杰发呆时,他都会忍不住去偷偷注意,看他那双大眼睛迷茫地眨又眨……每当望向英杰时,他心中总会波澜起伏,胸中沸腾的不知名为何物,脸上发烫的不知为何而烧。
       就这样在外面蹉跎到九点半,乔一帆自己都不知道究竟那几小时是怎么过去的。他下定决心打开了手机,不出所料有N多个未接来电,全是高英杰打的。乔一帆叹了口气,慢慢地来到了宿舍楼下,在原地打了好几个转,看看耗掉了半个多小时,十点左右,作息时间规律的英杰八成已经睡了,才上了楼。
        乔一帆是蹑手蹑脚上去的,一来他不想被英杰发现,二来更不想吵醒了他。轻轻关上了门,乔一帆连灯都不敢开,屏着气走向卫生间,打算悄悄洗了就睡。他轻手轻脚地转了一下卫生间的把手,还没拉开门,只听身后传来了轻轻的“哒哒哒”的脚步声,还没来得及做出判断,背后的人就带点撒娇意味地轻扑过来抱住了他。乔一帆只觉得心如同擂鼓一般,艰难地咽了口口水回过了头:“英杰,几点了,还不睡啊?不是让你自己早点先睡吗?还熬这么晚。”语气非常地关心,甚至包含些着急,明明朋友之间一切都很正常,可乔一帆就是紧张得声音都微微发颤。
        相比乔一帆,高英杰就自然多了。他嘿嘿一笑,揽在乔一帆腰上的手更紧了:“我等你嘛。今天突然想跟你一起睡觉。唔…睡前聊会天也好,最近训练太忙,都没怎么跟一帆一起休息…就等着你……”嘟着嘴说完原因,又略微带些埋怨道“不过一帆你手机是没电了吗?打了你好几个电话都不接,急死我了。”
         乔一帆强装镇定,勉强笑了两声:“嗯…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自动关机了,一直没发现,抱歉啊英杰。”低头看向地板上高英杰只穿了一双白袜子的小脚丫,又忍不住继续说“英杰不冷吗?天冷了拖鞋都不穿就踩在地板上啊?快去穿起来吧。”
        高英杰又撅撅小嘴,还想说什么,手臂却被乔一帆握住了:“我要去洗澡了,你先去睡吧。”
        高英杰与往常不同,并没有乖乖听话,手就像粘在了乔一帆的腰上一样:“我不要先睡,我要等一帆!”
        乔一帆有些心慌了,他完全可以用他一贯以来的那一套,委婉而又礼貌地拒绝对方。可他不能,或说做不到,因为对方是高英杰,是那令他心慌甚至于会失去理智的高英杰。
        乔一帆定了下神,稳了一下已经不安定的那颗心和某处强烈的欲望,他隐隐感到不妙,发觉自己的不对劲,和那对于英杰的强烈愿望,怎么也压抑不住。欲找话反驳高英杰,可他思考时间太久,对方已然默认他答应了:“话说回来,一帆你什么时候长高了那么多啊,我都没发现,原来已经高我一个头啦!”边说边踮起脚,用一只手来量两人的身高差。突然又想到了什么,拉着乔一帆的外衣让他转了过来,踮着脚尖凑近乔一帆,和他面对面。乔一帆暗自庆幸没有开灯,开了灯,还不知道他的脸会红成什么样。乔一帆急促地喘着气,觉得自己已经快无法呼吸,高英杰离自己是那样地近,不知道他听不听得到自己的心“咚咚咚”的。
       本来以为这样就完,哪知高英杰今天像吃错了药,像在挑逗他,还没完没了。高英杰犯规地将双手放在了乔一帆的双颊上,凑得更近了,眼睛眨呀眨,小声嘟哝着:“一帆真的高了好多呀,虽然是好事,我也替一帆高兴,可是这样我好不方便呀,还得抬着头踮着脚看你。”一双微微发凉的小手在乔一帆的脸上摩挲个不停,突然引体向上,把手放在了乔一帆被头发遮住的太阳穴上,小手努力地挤压,脚费力地踮着,一看就是想捧着乔一帆的脸,但太吃力:“一帆不是说去剪头发了吗?怎么还这么长啊,这理发师真抠!”说着又用手指撩起了遮住眼睛的刘海,却“噗”地笑出了声:“一帆你的眼睛好亮呀!像有星星在闪烁,你想到了什么呀,眼睛这样放光。”
        高英杰低下头笑着,手还搭在乔一帆脸上。乔一帆看着他,眼睛更亮了。他抿了下嘴唇,终于爆发了,低声说道:“我在想你啊,英杰。”
       “啊?”高英杰不解地抬头,对方正目不转睛地注视着他,眼中仿佛有万千星辰。那炽热的目光够令人害羞的。高英杰还是那副无害的小天使模样,长大了小嘴问“啊?”乔一帆感到欲望一波一波袭来,一浪比一浪来势汹汹,他猛地抓住了高英杰的小手,一手抓一只,俯下身凑近了道:“我、说、我、在、想、你、英、杰、”他说话一字一顿,虽虽是深情的话语,语气恶狠狠的,透着话语就能令人感受到他有多想把对方给吃干抹净。
       “你开什么玩笑呢一帆?今天好像不是愚人节啊!”意识到了危机,高英杰急忙打着哈哈想掩盖过去。
       乔一帆如同变了个人,眼神灼灼,要把高英杰穿透。“英杰,我在想,要是我做了过分的事,你会生气吗?”
       高英杰听着他不容置疑的口气,心中哀叹了一声。低下了头小声道:“一帆能做什么过分的事?我应该不会生气吧?”
       话中满满的不肯定,甚是犹豫不决。别说乔一帆,就连高英杰自己都是在自问。但他知道答案,他是无论如何,对一帆,都下不了狠心去生他的气的。对一帆的感情,一直都像蒙着一层薄薄的面纱。对方和自己都或多或少已经感知到一丝不寻常,但谁,都还没有鼓起勇气揭下那层面纱。高英杰在很早前,就发现自己除了当一帆是最好的朋友外,还有另一种说不出口的感情。不像乔一帆,他知道那是什么。可他不敢说,他怕说出口了,一帆就会讨厌自己,恶心自己。多少个日夜,他一直自己对乔一帆的感情深埋在心底,多少次,他偷偷地看着自卑的乔一帆,有多想不顾一切地去帮他,可他不敢,他怕乔一帆发现自己那不耻的心绪。
        可是,总得有个人来不顾后果,揭起面纱!他不甘心就这样一直埋在心底!
       想着想着,高英杰的眼中已泛起泪花,对乔一帆的感情,从来没有如此地无法抑制。他坚定的抬起了头,却被抢先。
       “真不生气?”高英杰的头刚抬起,就与乔一帆四目相对,乔一帆揽过了高英杰,轻吻他的眉眼,温柔地帮他拭去泪水,将他紧抱在怀里,下巴搁在高英杰的头发上:“英杰,我喜欢你。”语气不强烈,声音也不响亮,感情也明显,声音还闷闷的,听着不舒服。但高英杰的泪水瞬间就涌出了眼眶:“我…我也想说的!你干嘛要先说呀……吓死我了……我好怕你会…”乔一帆霸道地抱紧了他:“不,英杰,让我说完。我真是个胆小鬼。我一直喜欢着你,却不敢说出口,我经常偷偷看你,在意着你,却就是不敢说,因为我怕你会讨厌我,再也不理我……”
        高英杰一拳捶在了乔一帆背上,却不舍得用一点力,激动地大声说道:“我也是!我好怕你会讨厌我!怕你恶心我!我真的好怕………’”话还没说完,已泣不成声,乔一帆的衣服被哭湿了一大片,但他没说话,只是静静地抱着高英杰,任他哭完,无声地安抚着他。
       等到高英杰好转了,乔一帆毫不费力的捧起了他的脸,目中透出一股怜惜之情:“英杰眼睛都哭肿了,好心疼。”高英杰眼睛肿着,但还是笑了,笑得很灿烂:“我没事,一帆。我真的好开心。”
       他尽力抬着头,没有一点怨言。乔一帆却突然膝盖微曲,向下蹲了一点。英杰一脸疑惑:“怎么了一帆?”
        乔一帆嘴角上扬,笑得十分宠溺:“你不方便,我愿意为了你蹲下,愿意为你低下头。”
        高英杰心中悸动,抱住了和自己等高的乔一帆,两人相拥无言,可都明白彼此的心意与想法。
        为了你,我不怕累,愿意踮起脚,抬起头。
        为了你,我不怕累,愿意蹲下身,低下头。
        END.